【光脚板】挑战手竿禁区

  【光脚板】挑战手竿禁区 有一个地方,是河沟型水库。这个水库的水也不是很深,跟大海的深度比起来最多算沙滩。到底好深,我没量过,反正听说大坝有170多米高;反正在大坝附近他们打矶竿要10来分钟才到底,100米的线不够放;反正多数地方离岸边一米就有5-6米深,5-6米深的地方下竿一般都是落在岸边突出的石头上,没得鱼;反正矶竿一般打出去都至少超过10米,起来的鲫鱼眼睛都是开的夜光模式,像江里钓的黄辣丁一样带荧光的。看到这里,你或许会问:介绍半天,别他娘的是三峡水库吧?我只说一个字:NO!——这是洋文,你们不懂的,意思就是不是。你说这样的地方能钓手竿不?反正不管能不能钓手竿,沿河钓鱼的人几十上百,就没有一个钓手竿的。在所有去过那里的人看来,那地方就是手竿禁区。但是,哥们我不信邪,我就要去钓手竿!事情还得从5月12号说起——12号晚上,老雷(爱好野钓)被我发现要出去钓鱼,我正好14号有空,就死缠烂打非要跟他同去。老雷晓得我只钓手竿,不玩矶竿,就跟我介绍了下情况,大致就是前面那个意思,总之,就是说:你玩手竿的,就别去参合了,那地方虽然鱼多,也大,但不适合你。众所周知,钓鱼人,只要听说有鱼,那就跟猴子看到火里的板栗一样,管他搞不搞得,那必定是要去试一家伙的。很不幸,我也没能脱俗。虽然老雷们13号就去,而我要14号早上才下夜班,但我已经铁了心要去挑战下手竿禁区,就跟老雷约定他们先去,我一个人第二天自己问路找过去。14号早上,夜班终于完了。虽然上班前的心情比上坟还沉重,但下班的时候简直比越狱还兴奋,一路小跑回到家,拿起装备就开跑啊。老婆已经特批可以在外面过一夜,这回要把瘾过足!一个人开上我那十一年的破桑,一把抓死方向盘,一脚油轰到底,消声器漏风的老爷车嗷地一嗓子狂叫,原地掉头差点来了个漂移,在门卫目瞪口呆中卷起一阵妖风冲出小区,瞬间就远去了......在路上——高兴老鸹打烂蛋说起来,已经钓鱼钓得手掌上都起了干茧的我,早就过了冲动的阶段了。那啥头天晚上睡不着、闭上眼睛就起鱼、翻来覆去烙大饼等等钓鱼前夜综合征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但是,这一次真的是例外啊。须知13号一早,老雷们就已经到位了。中午我打了个电话,老雷说鱼情不好,只钓了20几个,也不大,鲫鱼只有三两到半斤。下午天快黑时,我又打了个电话,说是鱼情依然不好,一天下来只钓了4-50个,还是只有小鲫鱼。半夜我又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没口,已经收了在床上了,根据天气情况来看,明天鱼情要好转。你说你说,鱼情不好,半天20几个,一天4-50个;鱼不大,鲫鱼三两到半斤——这还叫鱼情不好?这还叫鱼不大?在这个奶鲫横行的季节,淡定如我,能淡定吗?我能不把老爷车开成保时捷吗?几分钟杀上高速路,我是恨不得把右脚捅进油箱里,那破了排气筒的老爷车音量起码超过140分贝,方向盘因为速度太快,都产生共振了,麻得我的手跟触电似的。60公里的高速路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跑完了,下了道,是一个城区。给老雷去了个电话,老雷指示:先直行,第三个路口左转,第一个路口右转,然后一直走......路指完了,老雷顺便说了句:今天起床到现在整了40来个了......哇呀呀呀,我需要再快一点!嗷......我直行!嗷......我左转!嗷......三拐两拐,出城了,路况挺好,狂按喇叭,我冲!排气筒声音稍微有点大,按喇叭基本上自己听不到,至于行人能不能听到,那不重要,喇叭声或者排气筒的声音,他们总能听到一样。好路走了不到三公里,我正怀疑走错了(因为老雷说了在修路的),就看见前面路上堆满了碎石,满地的坑,跟地雷阵似的。减了点速,看看,有车过的痕迹,问题不大,小坑不管,大坑闭眼,我冲!破车也有好处啊,平时我买菜回家,手不方便,关车门基本上都是用脚揣的,你奔驰敢吗?你宝马敢吗?像这种烂路,你敢乱冲吗?冲了几公里,前面有个车陷在坑里了,路被堵死,急也没用了。老雷打了个电话来问到哪了,我也不知道到哪了,左看右看,就看见右边有很大一片梯田。老雷说快了,我一听大喜,正在得意,老雷的下半句终于冒出来:还只有3-40公里了,我一听差点就发了个脑溢血。 前面那个车终于爬出来了,继续跑,感觉跑了挺久,看到一个场镇,看看时间,快12点,吃个饭先。点了个肉丝盖饭,几分钟,老板端上来一个比我脑壳还大的海碗,只见肉丝没见饭,盖满了,还上了个小菜汤。我一度怀疑要遭老板估买估卖,结果撑得快要扶墙才吃完一半,喊老板结账。结账时我以为耳朵被消声器那巨大的噪音震聋了,问了两次,确认真的是说的六块,掏钱走人。走出场口,给老雷去个电话,描述了半天才搞懂我吃饭的那个场镇不是快到河边那个,还早呢。没说的,加速。路越来越烂,很多地方都是新铺的片石,车子跑在上面跳得很凶,减震都失效了,哐哐地响。在振动声中,我突然感觉排气筒的声音更大了,还伴随着一种金属摩擦的啸叫,感觉不对,停车一看,排气筒中节彻底抖断了,连着尾节一起,拖在地上呢。我捡了根木棍去戳,戳不下来,电话也来凑热闹,拼命地叫,掏出来大声地:喂!结果是老雷安排来接我的船,估计我该到了,问我为啥没下码头。我说还在半路上,要等一会,船家很客气,说没问题。挂了电话,继续拿棍子戳排气筒。戳了半天,那排气筒很顽固,非要拖在地上,老天爷也来添乱,突然就下雨了。旁边一个农民问我是不是胎爆了,我说不是,等会给他一大坨废铁去卖,于是他就戴个草帽在那看我戳啊戳。雨越来越大,戳了半天没效果,农民兄弟要走了,我一急,爬在地上就钻下车底,摸了块石头哐哐几下就把那调皮的排气筒给敲了下来。钻出来发动车子,那巨大的声音把农民兄弟吓得都往后面退了一步。车子挪开,地上小盆子那么粗、差点两米长一截废铁,把那农民兄弟给乐坏了。终于又上路了,没过多久,就又到了一个场镇,按照船家指示,右转,前面5公里再右转,前面3公里再右转,前面3公里再左转,前面一公里再右转,尼玛这路怎么像开到贵州了呢,好高的悬崖,好窄的路面,哥们我有点恐高症额。 帖着内侧路沿,尽量不去看悬崖下面,慢慢地开啊开,好了,终于看见水了。船家打来电话,说听到我车子的声音了,跑过了,应该在右边土路分道下去,叫我去前面掉头。历时3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板鲫们,我来了!往前开,找宽的地方,准备掉头。我找啊找,拐过一个弯,路面还是那么窄,继续往前走。一个上坡,我加油,油门踏板一下就帖到车底板了,发动机转速没加快。我再踩,踩不动。草,这破车,以前就出现过同样的情况,根据我的经验,油门拉线脱了。尼玛桑塔纳就是这点不好,不晓得是哪个脑残设计的,油门拉线跟踏板之间的连接,是用一个橡皮塞子塞在洞里的,也没设计个卡子给卡死,很容易掉下来。还好这次是在乡村公路上,我第一次出现这个情况是在綦江,高速路上超车时脱了,差点出大事。熄火,停车,窗外的雨很大,船家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这下看来还得再耽搁一会。我摸出电话给船家打了一个,说了下情况,估计需要10分钟弄好。打完电话,也顾不上下雨了,卸下方向盘下面的挡板,打开车门,还好哥们比较瘦,一个铁板桥就仰躺在脚垫上了。 摸了一会,在一寸宽的缝隙里摸到了油门踏板的洞,又摸到了拉线,顺着拉线理下来,找到接头往洞里塞。塞进去了,手一丢,又掉了,怪了。再一摸,狗日那个橡皮塞子已经粉了!大概是我一路上加油太猛,生生给憋成了几块!这下傻眼了。慢慢退出来,坐到座位上,就那么一会儿功夫,下半身彻底淋湿了。我擦啊,湿身事小,淋病事大呀,关键是,这车子没法动了啊。 望着窗外的雨幕,我发了起码10分钟的呆。船家等不及了,打了个电话来,说又有一车人到了,已经等了半个小时,在骂人了,他必须要去先把那拨人接了先,叫我车弄好了直接往前开,去另一个码头上船。已经耽搁人家快两个小时了,我还能说啥,只好让他先走,我自己慢慢想办法。反正船都走了,急也没用了,我先手机看看小说。尼玛刚才光顾着修车了,手机在裤袋里面,还好没进水。看了一阵小说,雨小了,继续铁板桥。摸清楚了结构,我想了一会,把车上一个塑料香水瓶拿出来,香水直接倒掉,钓箱里摸出剪刀,把那瓶子剪了一块圆形下来,接着中间钻了个洞,再剪一个喇叭口子跟洞连通,然后把拉线头子塞进洞里,再用自制的卡子去固定。还好哥们不是假聪明,虽然手背上因为用力过猛卡出了血,虽然手指顶得脱了力,但最后终于用了半个小时,把拉线给固定好了(几天后回来修车时,修理工说我这样弄比原装的设计都还牢实)。打火,加油,走你!看看时间,快三点了。沿着乡村公里又走了2公里,路到头了,老雷听到车声,打来电话,说就停那里。我停好车下来,只看见山水烟岚,还有一地的稻田,就没看见河。 我以为走错了,又打老雷电话,结果说河在右边悬崖下,摸过去一看,尼玛好高!我那么多装备,怎么下去? 正在跟老雷讨论怎么下去呢,雨又来了,老雷叫我呆车上等着,等雨小了他来接我。得,都到地方了,还得看会小说。这一路,咋就那么曲折呢?终于开钓了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小说,雨终于停了,收拾家伙,下河!大包小包、肩扛手提,老雷说竹林里有条小路可以下去,我边走边找。走到竹林边,就看见一个马甲哥从里面拱了出来,直接就来接我手上的东西,我才反应过来是老雷。那不是以前没见过吗。顺着悬崖边的超窄小路,终于下到了河边,上船,过河,下船,尼玛,终于到钓位了!八个小时,八个小时啊亲,我终于可以开钓了! 根据老雷的指示,选了个有小溪注入的位置,因为小溪夹带的泥沙沉积,这个位置要浅很多。选好位置,摸出平时搞深水的18尺漱雨风,也没往外抛,就顺势往下放,结果竿尖子下面就探不到底。往右边一点,还是不能到底,最后一直往右,直到离岸一米,终于找到底了,5米多深! 打好窝子,开完饵下竿,天就已经擦黑了。直接上夜光漂。 夜色渐浓,河两岸是星星点点的夜光棒,矶竿头上的。或许是钓浅了一点,除了白条,基本上没鱼。那白条才叫一个凶哦,挂商品饵下去,狂拉,慢一点就是双飞;挂米饭下去,狂拉,慢一点就是双飞; 挂麦子下去,狂拉,慢一点就是双飞; 挂包谷下去,不狂拉了,狂戳!钓到差不多晚上11点,起了一个几钱的奶鲫,还有就是一大堆白条。干脆睡了,明天再说。 早上起床,入眼一片阳光,看来今天有搞头。 吸取昨天的教训,今天换了一根21尺的手车竿,用滑漂。调好漂来找底,6米3的杆子,竿尖下面9米多深! 刚下好竿,又开始下雨了,这狗日鬼天。 原以为下雨又要吃亏,商品饵下不了底,全是穇子狂接,麦子下去又没口,结果老雷给了我一坨粑粑,挂上去,下竿就来一口,一提,好重!那一刻,我几乎以为是在海钓。只见我努力地把竿往上抬,抬到极致,飞快地摇轮,接着再抬,又摇。那动作,跟海钓上大鱼一般,又有点像开起重机的感觉。如此反复七八次,鱼终于现水,三下五除二拖过来,一看,嘿,一个缺嘴板鲫!开张了,终于开张了,这个季节,哥们手竿也钓到板鲫了。 看看,就是这个粑粑,死疙瘩,一点都不雾化的。 老雷在经营他的矶竿,不断上鱼。 我换了粑粑之后,也不断上鱼。手板。 大手板。 大大手板。 提在线上看起最多一两。 放地上看看,三两有吧? 终于,哥们打破了手竿禁区的神话!越钓越烦起了几个鱼,我的心态渐渐就变了,变得很烦躁。心态真是个很玄乎的东西,比如我以前参加钓鱼比赛,打不赢也咋咋呼呼地傻乐呵,现在要是打输了,心里会比较郁闷。我分析了下,大约是得了几个名次后,自己潜意识里真把自己当高手了,觉得必须要打赢。同样的情况,刚开始时,我潜意识里觉得在这个河里能用手竿钓到一条鱼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每起一个鱼都要炫耀一阵,特别是看着对面矶竿都哑火了。钓鱼人都有个通病,搞着了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打鳖了总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所谓善良,就是别人挨饿时,你吃肉不吧唧嘴,别人哑火我连发,还老是咋呼,我承认自己有点邪恶。但多钓了几个鱼之后,大约我觉得能用手竿钓到鱼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就开始挑剔起来。刚开始是挑剔天气,这鬼天,一会晴一会雨的,甚至还东边日出西边雨的。你说你要下半河的雨,你下对面嘛,非要下我这半边。雨水把线给粘在竿上,抖不出去,多抖几下就把漂给牵回来了,钩老是不能准确地落进窝子里,特烦。时间还早,我忍。 好不容易雨停了,又开始吹大风。风一大就走水,漂都站不住。漂站不住就等死口,倒也不是很大问题,恼火的是风吹得线往竿尖上缠,有几个鱼都是线缠了没法收,眼睁睁看着跑了。还有鱼来,我忍。 终于风也停了,又上个鱼,那固定浮漂深度的太空豆老化了,一收线,太空豆被过线环一刮,就移到下面了,从此以后搞得每起一条鱼都要重新找底。慢是慢,好歹在上鱼,我忍。 就这样磕磕碰碰地钓,花鲫鱼来了,夜眼鲫鱼也来了,看来深水的鱼都被我吸引到窝子里了,但我钓得很不爽。 风越来越大,太空豆移位越来越厉害,不过鱼好像也越来越大个了,情况还在能够忍受的范围内,不过心里已经越来越烦。 对面的矶竿哑火一阵之后,右边的矶竿也哑火了,那哥们干脆跑回农家乐去打牌,直到中午也没再出来,连收杆都是叫媳妇来的。这红衣服的妹子真不错,养眼,还会钓鱼,羡慕啊。没有比基尼美女的游泳池是不完整的游泳池,有女鱼助的钓场绝对是完美的钓场,总算看到件值得欣慰的事。 右边在看红衣服,转过头就看见大顶漂,拉起来一看,嘿,硬是想啥就来啥,提起来居然是个红衣服额。 起了红衣服之后,风越发的大了,漂顺着水开始跑路,漂一跑,带着饵也在水下跑,没多久,窝子就散了。又等了一阵,一个大黑漂,提竿挺重,感觉是个好几斤的鲤鱼。溜了一会,竿尖子有点小缠,收线比较慢,鱼往我面前一窜,没来得及收线,窜进石缝里去了。我开始以为是打桩,拍竿,用寸劲提,想了不少办法,就是不出来,最后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死力一提,把主线给切了。哦豁,这下没嫌的了,老子横了,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干脆收杆。 还算满意的收获一个人一辈子成功与否,就看追悼会,一个钓鱼人成功与否,就看鱼桶。收完竿,该晒成绩了,我大大小小还算整了几十条,心里特得意。 渔获比较满意,坐在船上是看啥啥好看,连下到河边时累得我跟软泥一样的石壁,也觉得很雄壮了。 独自下船爬到石壁上,船载着老雷们直接去码头,我的装备也给带了过去,我只需要把车开过去装就好,总算没来时累了,再看一眼悬崖下的河床,看着都累啊。 到码头再来开个渔获大会,老雷的鱼,黄色那种涂料桶满满一桶,鱼护里还剩下好多。虽然我不得不承认差距,但我依然很自豪,因为,我是钓的一根手竿!再看看其他的,才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邓总(羡慕许仙那个)差不多有40斤;老雷的徒弟(钓莽子那个)鱼护沉到水里,很久之后终于捞起来,跑了不少的鱼,都还有快20斤。几个软箱摆一起,真的是鱼的盛宴啊。 看完鱼,装车出发,一路小心翼翼,生怕车子抛锚当山大王,总算是顺利到家。脱下战服,那一背的泥哦...... (全文完,谢谢观帖!)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光脚板】挑战手竿禁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