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钓”上了散文

  钓鱼,“钓”上了散文

  写出了很多优美的钓鱼散文的万伯翱,也是一个钓鱼好手。 照片由邱国鹰提供

  邱国鹰

  日前,第八届全国海钓锦标赛在洞头举行,应邀前来指导大赛开幕式的中国钓鱼运动协会副主席、第三届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长万伯翱,向洞头区图书馆赠送了他新近出版的钓鱼散文精选本《名人垂钓记》和《红墙内外》。

  今年72岁的万伯翱是万里委员长的长子,虽已退休多年,却仍宝刀不老,热衷于群众体育和文学活动。除了担任中国钓鱼运动协会的职务,还是中国网球协会副主席、中国弱智人体协副主席、乒乓球联谊会副会长以及多家杂志的名誉职务,还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许多人爱叫他万老大,不仅是因为他在家中排行老大,还因为他在许多方面走在了别人的前头,他独树一帜的钓鱼散文就是一例。

  写得最畅快的,还是钓鱼散文

  采访的话题从万老大怎么会想到写钓鱼散文开始。

  万老大说:我写过许多散文,也得过奖。自己觉得,最愿意写,写得最畅快的、是流出来而不是挤出来的,还是钓鱼散文。

  钓鱼散文之所以能流出来,自然是他个人的生活经验使然。他从小生活在红墙的圈子里,听到过不少有关开国元勋、将帅等的钓鱼趣闻。长征路上,朱德在戎马倥偬的间隙,也时而抡竿钓鱼,除了补充口粮的缺乏,有时还周济了任弼时的孩子等,当时就有任弼时的孩子在长征时是喝朱老总的鱼汤活的命一说。三年困难时期,贺龙、罗荣桓、聂荣臻三位元帅合力,在龙潭湖钓到了一条10多斤重的大草鱼,互相推让,最后给了掌竿的罗荣桓;回来后,罗帅又让工作人员把鱼送给了邓小平,说他家孩子小,正长身体。 于细微处见精神,万伯翱为伟人、将帅在钓鱼中表现出的高风亮节所感动,铭刻于心,挥之不去,遂付诸笔端。

  1996年3月,应《中国钓鱼》杂志之邀,他的第一篇钓鱼散文《贺龙元帅龙潭湖擒大鲩送总理》写成,立即被《中国钓鱼》《中国体育报》《运动与休闲》和英文版《中国体育》等报刊相继转载,大获成功。继而一发不可息笔,国家主席、人大副委员长、元帅、将军的钓鱼风采在他的笔下栩栩如生,开国十大元帅,他写了6位。近20年来,他陆续发表了30多万字的钓鱼散文。钓鱼散文集《元戎百姓共垂竿》由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大受读者欢迎,四次再版,印数高达5万多册。他写贺龙元帅钓鱼的散文,还被北影厂拍摄成电视片《贺帅钓鱼》,在央视播映,成了我国第一部以元帅钓鱼为题材的电视艺术片。

  纵观中国文坛,写散文的多,写钓鱼散文的少;钓鱼散文中,写一般垂钓者有之,写伟人将帅的,则是凤毛麟角。万老大独树一帜,开伟人钓鱼散文之先河,让人们从另一个视角,看到叱咤风云的老一辈革命家与普通人一样的喜怒哀乐。他写钓鱼,笔墨在钓鱼中,情韵在钓场外,很是难能可贵,这也是他的作品能为读者喜欢的原因所在。

  著名学者、作家苏叔阳曾语带诙谐地评价万伯翱在钓鱼散文写作上的成就:或许体育散文、钓鱼散文将来会流成一条江河,形成一条大道。溯源而上,会发现站在源头的,是一个已经谢顶的个子不高的朴实汉子万伯翱。

  没有过得硬的‘料’,我是不会下笔的

  也许有人会觉得,万老大能写出这样独特的钓鱼散文,和他特殊的身份有关: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的长公子。以这样的身份,获得伟人、将帅、名人的信息,还不是易如反掌?但是,这仅仅说到了原因的一部分。

  的确,万老大曾经和许多开国将军如陈锡联、杨成武、傅崇碧等多次钓过鱼;也和著名艺术家马季、王铁成、于洋,运动员邓亚萍、李大双、乔红等在钓场试过高下,写这些人钓鱼,当然得心应手。可是,写已经辞世的老一辈革命家、老帅,自己并没有亲身参与,难道仅仅凭几句道听途说,就能写出打动人的好文章?当然不可能。其实,红墙之内,南征北战浴血奋战的,呕心沥血运筹帷幄的,心系民生制定大政的,感人故事何其多!选择钓鱼这么一个看似细小的事象,已是慧眼识珠。而为了能够通过写钓鱼,写出伟人、将帅们的个性、品格和节操,万老大更是不辞辛劳。他一次次地采访这些伟人的夫人、子女、秘书,直至警卫员;一次次地到他们垂钓过的钓场察看,了解周边的地形、地物,有时连一道弯、一棵树也不放过。万老大说:没有深入艰苦的采访和现场踏勘,没有过得硬的‘料’,我是不会下笔的。可见,他的特殊身份只是基本条件,是特殊的眼光和特殊的努力,才成就了他钓鱼散文先行者的殊荣。

  万老大的钓鱼散文,写得有声有色。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对他的钓鱼散文评价甚高:万伯翱亲切质朴的文章风格,有一种不事雕琢的洒脱之风和清新澄澈的宁静之美。

  他写伟人垂钓,从红墙圣坛,到钓场闲坐,气定神闲中不失领袖风范。在《刘少奇主席垂纶中南海》中,他写道:

  刘主席身穿背带裤,料子是灰色的‘派力司’,会议室离钓鱼地很近,天气不凉,他只穿了白布衬衣就出来了。刘主席扔掉烟蒂并把它踩灭,集中精力垂钓,频频起竿,中间也有咬不牢的,拉上岸时掉在水里,主席微笑:‘拉竿时机掌握不好,鱼儿没有咬住啊!’他一直站着,不让警卫人员搬椅子:‘我站着钓一会儿就行了,我又不是姜太公,稳坐什么钓鱼台呀!’

  看似不动声色的描写,却令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再看贺龙元帅钓鱼:

  贺老总凭经验判断:‘大家伙!’他四十五度握稳,鱼拼命逃窜时,竿如满月。他含着烟斗,只是早已放了线,‘突突突’就放出几十米,然后拉回,又放线,斗了几个回合,这家伙还是‘死不回头’……

  从小就喜欢钓鱼,8岁那年抛的第一竿

  看万老大的钓鱼散文,其中有关钓竿、钓线、鱼饵、抄网的描写,垂钓时如何做食、下钩、看漂、扬竿的叙述,是如数家珍、花样翻新。单是钓法,就有台钓法、横八字遛鱼法以防转攻法等等,俨然行家派头!一问,万老大笑了:我是有60多年钓鱼经历的老手了。

  万老大说,自己从小就喜欢钓鱼,8岁那年抛的第一竿。那是用蚊帐竹做的钓竿,蚯蚓做鱼饵,花三分钱买了鱼漂,在北京一座废弃砖窑的水窟,居然也钓上了几条小鱼。以后,10年知青磨炼,20余载部队锻打,他虽然没能再握钓竿,钓技却未忘。调到体育部门工作后,他终于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江河湖泊的不计,单是在大海垂钓,国内,到过青岛、大连、海阳、北戴河、香港、澳门;国外,去了希腊、智利、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有了这么丰富的钓鱼实践,难怪他的钓鱼散文,能写得如此生动形象,引人入胜。

  这次,他来洞头区指导海钓大赛,其间因天公不作美,风急浪大,赛手们的战绩并不理想。万老大一时技痒,也乘兴出海,登上了南策岛。两个小时下来,陪同的几位比他年轻得多又熟悉钓场的本地老钓手,空竿而归,望洋兴叹,唯独他钓到了一条白鲳。他那甩收自如、蹲扎坚实的潇洒模样,一显 老钓竿本色,更看不出他已年过古稀。真可谓是:写得了美文钓得上鱼,令人佩服!

  万老大的钓鱼散文,从领袖到元帅,从将军到名人,涉猎甚广。如今,他的笔触,又延伸到古代,延伸到国外,正在撰写的列宁垂钓西伯利亚、乾隆挥竿西湖畔,又将会给读者带来什么样的阅读感受呢?我们期待着。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钓鱼,“钓”上了散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